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法治建设
 
确保减刑假释案件阳光审理——云南法院公布近三年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
作者: 杨燕明 来源:民族时报 发布时间:2018/4/26

 

 

 

 

4月24日上午,云南省高院公开发布《云南法院2015-2017年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白皮书》显示,近三年云南法院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中,减刑的毒品犯罪罪犯占比较大,减刑、假释的未成年罪犯数量逐年下降,减刑、假释的暴力性犯罪罪犯数量下降明显等特点。同时,云南省高院还发布了五个减刑、假释典型案例,让大家了解减刑、假释的具体裁判。

 

《白皮书》将成常态机制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滕鹏楚表示,减刑、假释案件的公正审理不仅关系到高墙内罪犯个人的教育改造,也关系到高墙外千万个家庭的稳定和谐。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的首次公开发布将促进减刑、具有假释案件审判更加公开透明,确保减刑、假释案件审理在阳光下进行,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此外,白皮书的发布将成为云南法院减刑、假释审判工作的常态机制。此后,省高院每年都会向社会公开发布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

 

此次发布的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分为五个部分:减刑、假释制度概述,全省法院2015-2017年减刑、假释案件司法概况,减刑假释信息化建设成效,减刑、假释案件的审理难点,深化减刑、假释案件审判的重点工作。

 

使制度优越性真正体现

 

《白皮书》显示,近三年,云南省法院对三类罪犯减刑、假释均做到从严控制,减刑假释案件数量基本稳定。同时,减刑、假释案件审理工作也存在着财产性判项的适用标准不明、假释适用率过低等问题。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中明确建立了财产性判项与减刑、假释的关联制度,但在办案实践中,罪犯财产性判项履行能力的判断仍是审理的难点。如怎样确定罪犯“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具体数额,怎样认定“继续追缴赃款赃物”的具体范围和数量,如何搜集和认定罪犯财产性判项履行能力的证据。在司法实践中,云南省法院对罪犯适用减刑较多,而假释数量偏低,其原因主要是法律规定的“没有再犯罪危险性”的假释标准可操作性不强,监狱干警和法官考虑风险过多。并且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假释的罪犯均要交由社区进行矫正,但由于云南省社区矫正监管人员力量和素能参差不齐,因此司法过程中,法院考虑到社区矫正的实际情况,尽量降低假释比例,更多地适用减刑。

 

针对减刑、假释工作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滕鹏楚表示,云南省高院将加强减刑、假释案件审判队伍建设;同时,尽快出台财产性判项履行与减刑、假释关联机制的规范性文件,使法院的判决得到有效执行,维护司法权威和司法公正;并且进一步细化适用假释的条件和标准,使符合假释条件的罪犯,优先适用假释,使刑罚执行更科学、更符合人性和社会规律,同时要加强社区矫正制度的建设和完善,保证假释罪犯得到有效矫正,促使法院进一步扩大假释的适用比例,使假释制度的优越性真正得到体现。

 

而针对近三年云南法院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特点,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委员、审监一庭庭长白志刚解释:云南法院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中,毒品犯罪罪犯减刑的占比较大,是因为云南省刑事案件中毒品犯罪罪犯占比较高;减刑、假释的未成年罪犯数量逐年下降,是因为未成年罪犯减刑、假释案件数量的急剧下降,特赦了部分符合条件的未成年罪犯;减刑、假释的暴力性犯罪罪犯数量也下降明显,是因为相关法律规定加大了对上述类型罪犯减刑、假释的从严力度。

 

减刑、假释信息化建设取得成效

 

“现在‘五个一律’的规定已经成为法院审理减刑、假释案件必须遵守的程序要求,在每一个案件中均得到了严格执行。全省法院在司法实践中摸索出一些卓有成效的经验做法。如玉溪中院与玉溪市各民主党派达成共识,各民主党派轮流派人旁听减刑、假释案件庭审,涉及职务犯罪的,还邀请罪犯原单位人员旁听。曲靖中院开庭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均由审判员与人民陪审员组成合议庭,并形成了庭后帮教罪犯以及与代表委员、检察机关、刑罚执行机关座谈等长效机制。”滕鹏楚介绍道,云南法院严格贯彻2014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就减刑、假释案件的审理提出“五个一律”的规定。

 

据悉,近年全省减刑、假释信息化建设也取得一定成效。2017年3月,我省减刑、假释信息化办案平台建成投入使用,全省法院实现网上无纸化办理减刑、假释案件,案件审判质效得到全面提升。平台的建设与应用走在全国法院前列,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充分肯定,在2017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的全国法院减刑、假释信息化办案平台建设推进会上做了经验交流。

 

“云南法院将以此次白皮书的发布为契机,从减刑、假释案件的审判实际出发,依靠科技进步,努力探索创新减刑、假释案件审理方式,不断扩大司法公开的广度,持续提升减刑、假释案件审理质效,不断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在新时代对司法的新要求,实现云南法院减刑、假释审判工作的新发展。”滕鹏楚表示。

 

当日,云南省高院还发布了罪犯胡金亮减刑案——职务犯罪罪犯积极退缴赃款,履行财产性判项,依法裁定减刑;罪犯朱朝海减刑案——毒品犯罪罪犯认罪悔罪,确有悔改表现,且无能力履行财产刑,依法裁定减刑; 罪犯万静不予减刑案——金融诈骗犯罪罪犯不积极退缴赃款,不能认定其确有悔改表现,依法不予减刑;罪犯卢某假释案——犯罪时未成年,积极赔偿受害人家属并取得谅解,依法裁定假释;罪犯王波不予假释案——有吸毒史的涉毒罪犯,再犯罪可能性高,依法不予假释五个减刑、假释典型案例。

 

(民族时报全媒体记者  杨燕明)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