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
 
以梦为马 不负韶华——记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小学教师农加贵
作者:杨清旺 来源:民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22


民族时报全媒体记者  杨清旺

 

20岁来到被人们称为“禁区”的“麻风村”教书,一个人支撑起了整所学校;52岁依然坚守大山深处,带领着求知若渴的孩子拾阶而上;32年来,艰苦的经历深深地在他身躯上留下痕迹。

 

随和爱笑的农加贵是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广南县莲城镇落松地小学教师,他总是觉得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也没有做些什么。“村子需要我,要让孩子们走出大山。”他与所有的教师一样,教书育人,以自己的学生为荣,学生在学习和工作中能够不被歧视地过上美好的生活是他最大心愿。

 

回首他走上三尺讲台的这32年,那是一部可歌可赞的绚丽人生。

 

桑弧蓬矢 接手“高危”活儿

 

1986年,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的农加贵面临着艰难的选择。他的叔叔看他总是闲在家里,想着给他找点事情做。“山背后那个村子没有老师,你要不要去试试?”“我不去。”农加贵知道,山背后那个地方就是一个“禁区”,他一听叔叔这么说就闻之色变,产生了抵触情绪。“学校离村子有几公里,而且那里有皮肤病防治站,孩子们是健康的。”在叔叔百般劝说下,农加贵心有疑虑地答应先到学校看一看。

 

“走到村口我还是有点害怕,麻风病人的相貌让我感到不安,医生和叔叔带着我进去,当时真想跑出来。”农加贵回忆起20岁那年夏天的事,说话的语调也渐渐低沉下来。那时年轻的他不仅承受着家人的反对、冒着失去恋人的风险,还担心着自己会被疾病传染,带着恐惧心理的农加贵战战兢兢地走进了教室。第一批学生来了12人,大的有12岁,小的5岁。

 

“我当时害怕会被传染,皮肤病防治站医务人员给了我一瓶酒精,让我上下课擦一下手。”农加贵说,他用了医务人员给的“秘方”擦了手,还喝了点兑水的酒精给自己壮胆。“看到那些孩子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跟外村的孩子一样健康正常,心里面感觉舒服了一些,但是恐惧还未完全消除。”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家人曾说的“你19块钱一个月自己都不养活,还怎么养家人?”“如果你去到麻风村教书,哪家姑娘会愿意做你媳妇?”这些话让农加贵一次次地反问自己,“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受苦呢?”

 

“因为村里的孩子需要我。”农加贵还清晰地记得孩子们稚嫩的脸庞和村民恳求他留下的样子。农加贵当时的心理比较复杂,一个是为了自己,一个是为了全村孩子的上学,要让这些孩子走出大山,他决定留下来,接手这个“高危”活儿。

 


 

深山明灯 为学生上学“改村名”

 

学校每三年招生一次,农加贵成为了学校里唯一的老师,教不同班级的所有课程,就算只上语文、数学、思想品德和科学这几门课,一个星期都也有70多节课。学生们都很听话,为了有效管理孩子,他通过培养班干部、小助手的方式,搞“学生自治”, 学生们也都很懂事,给农加贵省了不少心。

 

说起最让他感动的事,农加贵不假思索地说:“村民们自发集资每月给我35元钱作为额外补助最为感动。这35元钱零碎得很,面值有元,有角,甚至有分,是村民用锅蒸过、消毒后才让医生转交给我的,每次收到这笔补贴,我心里都热乎乎的,一直到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村民一共给了5000多元。真的很感动,我心里面也想着一定要把这些小孩子教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学生们上三年级需要转学的时候了,由于其他地方的学校听到“麻风村”的学生,都避而远之,没有哪所学校愿意收他的学生。农加贵说,“当时村民很急,我更着急,甚至有村民说,都不能升学,那学校还有什么办的必要。”

 

“其他学校不要,那我就一直教到毕业。”农加贵通过层层反映,教育部门同意了让农加贵一直教到小学毕业,这给村民们带来了希望,村民们都欢腾起来。

 

1992年,对于村民和农加贵来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就在这一年,落松地村的警戒线拆除,医生也撤离,宣告当地麻风病的历史已经结束。这也是首届学生小学毕业的一年,农加贵再一次面临着学生升学的难题。

 

“麻风村的学生都没有学校要,我们不敢写‘麻风村’小学,我当时就想把学校名字改了,这里落松(花生)比较多,就叫‘落松地’,学生考试的时候其他学校都不知道‘落松地’是在哪里。”农加贵说,令他高兴的是这一届10名学生成绩优异,全部都被录取了。得知消息后,落松地村村民高兴得不得了,这是这个村自1957年建立以来,第一次有孩子小学毕业并且取得好成绩。

 

农加贵冒着风险“蒙混”过关,10名学生要到县城去上初中,也让农加贵再一次为这些孩子担忧。

 

“我很害怕学生在外面被欺负,曾经就有一个学生跟我说,他同桌划‘38线’,只要这学生超过划的线就用笔戳。”农加贵想到这些就忍不住降低了语速,虽然他和学生们受了不少苦,但他认为最让他骄傲的也是这一批学生顺利走出大山的那种骨气。
情根深种 要让孩子走出大山

 

“现在还带着2个班。”农加贵说,在他教书以来的32年里,一共带过10多个班,100多名学生,最多的班有18人,最少有5人。许多学生已走出了寨子,大部分孩子都去外面工作,走上社会了。

 

“学生们都很尊敬我,不管是在哪里工作,或者是当领导也好,经常和我联系,心里很满足很高兴。”当谈起学生,农加贵觉得很有成就感,没有枉费对这些孩子的心思。他唯一遗憾的是自己不会英语,也不会教音乐,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这里的孩子们。

 

时光荏苒,他与村民与学生的情感在不断加深。他把大半辈子的青春奉献给了落松地,既是孩子们的老师,又是村民的好帮手、好朋友,他和村民风雨同舟,一起克服种种困难,让孩子们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让“麻风村”渐渐远离了受人冷眼的阴影。30余年兢兢业业、默默耕耘,用知识照亮了“麻风村”孩子们的前程,成为村里一茬又一茬孩子走出村子的领路人。对于荣获全国模范教师、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先进个人、全国“最美职工”、云南省道德模范、“四有好老师”等荣誉,农加贵则认为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村子的需要,他也深爱着这里的一切。

 

“学校刚建起了硅PU的操场,正在起着新教学楼,将有食堂、图书室、展室和大会议室等,预计明年9月份投入使用,将来学校将作为新入职教师的培训教育基地。”农加贵毫不掩饰心中的喜悦。

 

现在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农加贵停顿了一下,说:“我最担心的事情变成了如果没有人接替自己,这所小学的未来应该怎么办?我现在年纪逐渐大了,肯定有干不动退休的时候。如果有人来接替我,我就正常退休。如果没有人来,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我还是会继续教这些学生。”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