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
 
苦聪人走向新生活
作者:陈慧君 来源:民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4


 

民族时报全媒体记者  陈慧君

 

近日,由新华社记者胡超撰写的《一个“原始部落”的千年跨越》一文被各大网站、报刊转发。苦聪人,这个神秘的少数民族再次走入人们的视野。

 

记者对苦聪人的第一次“接触”,来自一次对一位纪录片导演的采访,他绘声绘色地介绍了一部拍摄于60年前的纪录电影——《苦聪人》。1958年,新中国的影视人类学工作者走进莽莽哀牢山,用胶片记录下了当时还处于原始社会阶段,那些衣不遮体还在原始森林里风餐露宿,拿着简单的木石工具刀耕火种的苦聪人的生产生活。

 

深山老林里的艰苦岁月

 

据《苦聪人》记录,200年前,曾经有一个苦聪部落,他们世世代代过着茹毛饮血、赤身裸体的生活,濒临灭绝。解放初期,党和政府派出苦聪人民访问团,几经周折,历时五年,终于在1957年,将2177个苦聪兄弟接出老林。如今,在中国已有3万多苦聪人,主要居住在云南省哀牢山、无量山一带海拔1800米—2100米的山区。苦聪人自称“拉祜”,共分为拉祜西(黄苦聪)、拉祜纳(黑苦聪)、拉祜普(白苦聪)三个支系。1987年,经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苦聪人归属为拉祜族,主要分布于镇沅、金平、绿春、新平和墨江等地。

 

据《新唐书》记载,苦聪人的祖先是古代氐羌部落的“锅锉蛮”族群。直至上世纪50年代,这个族群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山野生活,但他们并不是天生的“野人”。明末清初,拉祜族人民为反抗清王朝和封建领主的镇压,加上战火连绵不断,迁徙日益频繁,导致拉祜族人民沿着澜沧江东西两路大举南迁,以拉祜纳(黑苦聪)为主体的支系沿巍山、云县等进入临沧、澜沧等地区,以拉祜西(黄苦聪)为主体的支系顺哀牢山西侧和无量山东侧南下迁入景东、景谷、元江等地区,然后沿红河峡谷迁入茫茫林海。退入森林中的拉祜族,社会经济出现了严重倒退,在那艰苦岁月里,一些苦聪部落躲进了哀牢山密林深处,恢复了原始生活。

 

原始森林里危机重重,既要防范猛兽,还要对抗严寒、疾病和饥饿,用芭蕉叶遮羞的他们,羞于走出山林。只有少数人,才敢背着松鼠、鹿茸和编织精美的竹器去坝区勐拉一带的市场做交易,向附近的哈尼族人或傣家换旧衣服、盐巴或砍刀、铁锄等小农具,整个部落濒临灭绝。在纪录片《苦聪人》中曾记录下一位名叫玛塞梅的70岁老人的故事,她在原始森林里生过4个孩子,小孩出世后,没有布包裹,只好用芭蕉叶烤热了包裹,没有吃的,玛塞梅生孩子的第二天就用树皮把孩子背在背上,到处去挖野山药吃,因为身体虚弱站不住,只能跪着挖。光吃野菜没有奶水,孩子饿得直哭,最终4个孩子都活活饿死。这位老人在原始森林里生活了60多年,都还不知道米饭和盐是什么滋味!

 

走出大山迈入新生活

 

雄鸡一唱天下白,五星红旗飘扬在祖国边疆。1956年,驻守滇南边疆的蒙自军分区根据地委指示,决定派出边防民族工作组,深入原始森林,去寻访这些苦聪人的踪迹。苦聪人因常年与世隔绝,对外来的陌生人极为警惕。工作组人员先是送上盐和衣物,才让苦聪同胞放下了警惕。

 

资料显示,1957年春,为把所有漂泊在老林中的苦聪同胞接出老林,金平县人民政府抽派了18位各民族干部组成“苦聪人访问团”,携带3万元救济物资,分为三路进入原始森林。用了整整半年时间,把2177名苦聪人接出大山,新建了41个新村寨,初步定居下来。并教授他们开田种地、使牛犁田、栽秧插苗、收割庄稼等基本生活技能。苦聪山寨纷纷办起了农业生产合作社和互助组,家家户户吃上了大米饭。同年,政府选拔了一批优秀的苦聪青年,分别送到北京中央民族学院、昆明云南民族学院深造,还选了一批苦聪好干部、好领导参加各级政府部门工作,自此,苦聪人走出深山老林结束了原始生活,获得了新生。

 

但是,由于苦聪人长期处于封闭的深山里,从“原始社会”一步跨入社会主义社会有些“水土不服”。之后有相当一部分苦聪人又回深山老林狩猎去了。几番周折,历时近十年,苦聪人先后六次在森林和山外之间拉锯式迁移,直到1957年,苦聪人才完全走出深山。

 


 

苦聪人脸上喜洋洋

 

2005年11月2日,新华社《国内动态清样》刊发了《云南镇沅苦聪人生活依然贫困》一文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作出重要批示:“要贯彻对人数较少的少数民族地区的扶持政策,采取切实有力措施使苦聪人早日摆脱贫困。”2007年1月,温家宝再次作出重要批示:继续努力巩固扶贫成果,继续改善苦聪山寨的生产生活条件,让苦聪人的日子过得更好。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国家有关部门和云南省、普洱市、镇沅县采取了一系列切实有力的措施。2017年,镇沅县委、县人民政府牢牢把握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以新思想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镇沅县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镇沅县已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11257万元,比全国6.9%的增速高4.1个百分点,比全省9.5%的增速高1.5个百分点。

 

党的十八大以来,脱贫攻坚战在哀牢山深处打响。

 

2018年7月,由国家民委副主任石玉钢率队的中央统战部、国家民委联合专题调研组来到金平县就兴边富民和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开展专题调研,调研组一行专程深入调研特小少民族布朗族(莽人)和拉祜族(苦聪人)生产生活现状。石玉钢指出,要牢牢把握兴边富民行动这一重大发展机遇,深入推进兴边富民新举措,增进民生福祉、加快发展,进一步改善边境地区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推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建设和谐繁荣稳定的边境。

 

如今,在镇沅、在金平县,一个个新寨陆续投用,一个个产业接连投产,一个个苦聪人不再苦等苦熬……今日苦聪山寨,基本用上了沼气和电灶,竖起了路灯;通了4G信号,普及了智能手机;住上了砖混楼房,种起了香蕉、澳洲坚果,养起了牛羊……
幸福的笑容洋溢在苦聪人的脸上。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