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美丽云南·穿越自然保护区
 
刘长铭的两次生死劫
作者:党晓培 陈飞 来源:民族时报 发布时间:2019/4/24


 

党晓培  陈飞

 

“我小时候在无量山的山村长大,这里就是我的家。”穿越无量山、追踪长臂猿、探秘灰叶猴时,领队刘长铭多次向我们这样介绍。

 

刘长铭从小生活在无量山深处的一个村子里,毕业后一直在无量山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工作,至今已24年,现任社区科副科长。

 

4月14日上午,我们跟着刘长铭追踪长臂猿时,沿着大寨子瀑布旁的悬崖一路小跑的他突然站定,朝着悬崖下说话:“我又来看望你们了,你们长得好啊!”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悬崖上除了藤条和几棵树,啥也没有啊!“刘老师,您在看什么,是发现了长臂猿吗?”“不,我在看那两根青藤,那可是我的救命藤。”

 

2003年7月的一天中午,一场大暴雨过后,刘长铭和一名护林员进山追踪长臂猿,途中被悬崖挡住了去路,为了省时间只好翻越。可就在翻越时,由于刚下过雨,他们脚下的树突然断裂了,两人从30来米高的山崖上滑落,连同脚底的山、石和旁边的树一起滑下悬崖。“完了,这样下去肯定死了。”他们想。庆幸的是,快到悬崖底时,已经绝望的他们被两根藤挡了一下后抓住了藤,顺着惯性被甩到崖沟中间又被弹了回来。就因这个缓冲,他们安然着地,两人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躺在地上歇息了近一个小时后,他们的小腿还在不停地颤抖,不能站立,过了很长时间才起身,相互搀扶着连夜摸索着回到保护站。

 

刘长铭是西黑冠长臂猿调查和监测的中坚力量,在工作中多次受到单位的表彰和奖励,2004年被思茅市(现普洱市)表彰为市级“科普先进工作者”,2006年因在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中取得突出成绩受省林业厅(现省林业和草原局)表彰,成为全省林业职工学习的榜样。

 

作为无量山的守护者,刘长铭和同事们经历了许多与偷猎者斗智斗勇的英勇事迹。

 

2002年11月23日晚10时左右,刘长铭和同事们正在营地忙于整理白天采集来的资料。突然,一声枪响划破了黑夜的长空。

 

“肯定是有人偷猎。”熟悉山形的刘长铭等人立即向枪声传来的方向搜索过去,冒着危险摸黑接近目标。凌晨2时左右,偷猎者与早已守候多时的刘长铭等人不期而遇,刘长铭当即打开电筒射向偷猎者,并大声喝道:“站住,我们是自然保护区的……”偷猎者拔腿就跑。借着电筒光的照射,刘长铭发现其中一个偷猎者背着枪。就在刘长铭即将抓住偷猎者的一刹那,丧心病狂的偷猎者突然掉转枪口扣动了扳机……刘长铭一跃而上将偷猎者紧紧按倒在地,随后赶到的同事被吓傻了,以为他中枪了。在随后的检查过程中,刘长铭才发现,胸前的衣服被打穿了一个大窟窿,内衣被火药熏黄了一大片。

 

次日,公安人员勘察现场时,只见衣服碎片散落了一地,在离偷猎者开枪位置10米以外的地上,掏出了射入地面一尺多深的9粒猎枪铅子。

 

“在野外工作,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我们亲身经历的害怕程度,其实远不如家人对我们的牵挂。这两次生死经历我都不敢告诉我妻子。”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唐代在长江流域都能听到的猿鸣,如今仅闻于云南、海南等极少数地区。正是因为有像刘长铭这样的“保护神”存在,我们才能有幸听到长臂猿的天籁之音。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