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人文
 
丰富多彩的弥渡民歌
作者:余述祥 来源:民族时报 发布时间:2020/7/27

 

 

弥渡民歌是大理白族自治州弥渡县境内汉族与少数民族民歌的总称。

 

20世纪50年代以来,随着《小河淌水》《十大姐》《弥渡山歌》《绣荷包》等一批弥渡传统民歌、改编民歌的广为传播,弥渡民歌作为一个音乐名称逐渐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成为我国知名度很高的著名音乐品类,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弥渡民歌历史悠久

 

清嘉庆《滇系》所记“山歌九章”生动表明了弥渡民歌的悠久历史。

 

追本溯源,弥渡彝族的《打歌调》应是弥渡民歌的源。传说,在一次部落战争中,彝族被外族围困在一座山上,头领就让彝族士兵在山顶烧起大火,列队围着火堆,随着有节奏的脚步声和拍打羊皮褂的声响转圈唱歌舞蹈,使对方误以为彝族部落人马众多,不但不敢轻易进攻,反而立即退兵。从此,为了纪念祖先的功绩,这种舞蹈就传承了下来,演变成了后来的打歌调。其实,《打歌调》其渊源可追溯至古代的“滇歌”“西南夷歌”“踏歌”等。

 

从汉武帝的“有事西南夷”以来至唐南诏之间的两次天宝战争,以及元明清时代的军屯、民屯、商屯和开疆移民活动,大量的中原民族带来的中原文化、长江文化、黄河文化与南诏文化相互吸纳融合,使弥渡民歌的萌芽发展有了可能。《蛮书》载:“南诏境内各民族,‘俗好饮酒歌舞’。”《南诏图传》中“铁柱祭天,张乐进求逊位,芦笙赛祖,毡帽踏歌”的描绘,证明这一时期,弥渡已是南诏王国的腹心之地,经济文化相对较为发达,民间的歌舞活动广泛普遍。

 

弥渡民歌内容丰富

 

弥渡民歌的基本内容可谓丰富多彩。以音乐体裁分类,可以分为山歌、小调、舞蹈歌、风俗歌等类型,曲调大多以6音结尾,皆以小调形式出现,它体现了中原文化与本土文化相互吸纳的包容心态,也从不同的角度、层面反映了弥渡地区千百年来逐渐形成的民俗民歌文化,反映了弥渡社会不同历史时期民众的生活情况,使得弥渡民歌具有重要的社会学、民族学、民俗学的价值和不可替代的区域文化艺术价值。因此,也才可能产生了一批享誉国内外优秀的经典的弥渡民歌。

弥渡民歌包括了山歌、小调、舞蹈歌、风俗歌等几个类型。

 

山歌——词曲的即兴成分很大。主要有《田埂调》《埂子调》《过山调》《放羊调》《山鸽子调》和改编山歌《小河淌水》《弥渡山歌》,以及各地以地名称谓的《蜜滴调》《密祉调》《二里半腔》等。山歌的内容极其广泛,其中婚姻爱情是唱得最多的内容,山歌音调高亢、节奏自由,在两个实词乐句中插入二句或成段的衬词段落(民间称为“垛板”或“垛叶子”)的单三部结构形式,是以《田埂调》为代表的弥渡民歌的典型结构形式。

 

小调——与山歌相比,小调趋于独立和完整,词曲结构比较规整,群众性更广泛,有本土小调和花灯小调两种类型。本土小调主要形成于弥渡当地的一类民歌,如《赶马调》《小小葫芦开白花》等,这是最富于弥渡本土文化特色的小调品种。花灯小调是明清以来传入弥渡的民歌,这类民歌数量众多,经过长期演变发展并与本土文化相融合,形成了极具弥渡地域特色的弥渡民歌,代表曲目如《绣荷包》《绣香袋》《元宵花鼓》等。其演唱形式多样,独唱、对唱、齐唱皆可,音域不是很宽,适宜于不同年龄、不同性别、音区的更多人演唱。民间小调多为羽调式,花灯小调则宫、商、徵、羽调式都有。从曲调结构看,多为上下句结构,或再变化重复第二句作为结束句,其曲式为A+B+B1,说它是三段体式也可以。

 

舞蹈歌——《打歌调》是最具代表性、最古老的彝族歌种,打歌可在节日、喜庆、婚丧等多种场合举行,歌唱内容广泛,而歌唱天地形成、人类起源以及民族迁徙的长篇史歌,是《打歌调》重要的歌唱内容之一。弥渡彝族的打歌因伴奏的不同,可分为音乐型和节奏型,因步伐的不同分为赞歌和折歌。舞蹈中,男女舞蹈者手挽手或者手搭肩围成圆形,舞蹈的形式有直歌、翻歌、三跺脚、四步歌、全翻、半翻等,动作整齐有力,音乐风格迥异、品种多样。

 

风俗歌——在婚俗中有《哭嫁歌》《迎亲调》《送亲调》;在丧俗中有《哭亡调》《指路歌》;在祭祀活动中有多种《祭祀歌》。就词曲关系而言,曲调旋律基本不变,仅为唱词差别而有所变化。

 

(作者:余述祥  单位系弥渡县文化和旅游局)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