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山茶花
 
【山茶花】叶落秋渐霜
作者:马从春 来源:民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14

迷人的秋天,就像是一列长长的火车,载满沉甸甸的丰饶与收获,从立秋开始,到霜降结束,为人们带来一个硕果累累的金秋。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小站,当霜降来临,秋天便向我们挥着依依不舍的大手,在凛冽的寒风之中渐行渐远。

 

霜降是我国农历二十四节气之秋天里最后一个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云:“九月中,气肃而凝,露结为霜矣。”农历九月中旬,天气渐渐寒冷,露水开始凝结成霜。这个时候,漫天的黄叶簌簌而落,本来繁华的枝头已经删繁就简,大多只剩下光秃秃的一片。地上的枯草残叶结上了厚厚的白霜,经霜的枫叶愈发红艳,像是一团团火焰,动情地燃烧着最后的秋天。

 

作为秋天与冬天的一种过渡,霜降历来是文人墨客们的最爱。“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霜降时节,晚唐诗人杜牧登上寒山观赏枫叶,这首《山行》写出了诗人对于这个季节的偏爱。宋代诗人陆游也赞咏过霜降时节,他在《霜月》一诗中写道:“枯草霜花白,寒窗月新影。”而另一位宋代诗人吕本中在《南歌子·旅思》中也说:“驿内侵斜月,溪桥度晚霜。”如此凄冷寂寞的晚秋季节,难免引起诗人的羁旅之思。

 

“霜降摘柿子,立冬打软枣。”霜降之时,红红的柿子熟了,在高高的枝头上演绎着别样的季节风情。小时候,每年霜降时节,母亲都会摘下院子里的甜柿子给我们品尝。她说,落霜之后的柿子最甜,秋天吃了,冬天里可以防止嘴唇干裂。我不知道她的话有没有道理,只是在儿时的记忆里,那甜蜜多汁的柿子滋味,氤氲弥漫了整个童年。

 

霜降之秋,父亲开始忙碌起来。“寒露收割罢,霜降把地翻。”不识字的父亲,对于节气和农事,敏感得像是一只准时的闹钟。从立秋到霜降,长长的秋天里,什么时候秋收,什么时候秋种,他早已烂熟于心。庄稼收割完毕,稻子已经颗粒归仓,落霜时节,父亲开着旋耕机,一遍遍地翻耕着土地。轰隆隆的机器声里,忙忙碌碌的秋种已经开始。

 

“千树扫作一番黄,只有芙蓉独自芳。”晚秋的黎明之际,脚下踩着咯吱作响的白霜,闲看无边落木萧萧,欣赏木芙蓉的独自芬芳,思绪袅袅,感慨万千。霜降是秋天的句点,它用晶莹和洁白,给秋天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霜降又是冬天的信使,那冷冷白霜便是素洁的信笺,在秋天的末尾给冬天写信,引领我们走进一个无比诗意浪漫的季节。

 

(作者:安徽省淮南市寿县教育体育局  马从春)
转载请注明来源《民族时报》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