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彩云深处
 
【彩云深处】芥菜疙瘩
作者:陈兴宇 来源:民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0/19

说起芥菜疙瘩,甚是熟悉。

 

小时候在农村,腌制后用来下饭,一日三餐,顿顿吃,年年吃,到底吃了多少,实在难以估计。

 

只记得每年深秋,芥菜疙瘩从地里收回来,老人就把它们一大堆倒在院子里,晾着水分。等到不忙的时候,母亲才搬个小凳在井边踏实坐下。把疙瘩一个个捡到大盆中,先粗洗去泥、切去底部多余的根须,然后再认真洗净,用小刀剜去表皮破损的部分,剩下的就是“精华”,可以腌制了。

 

这时候,灶火已经烧得很旺。母亲用力提起水桶,倾斜着身子,把事先经过沉淀的井水一桶桶慢慢倒进锅里,然后守着灶火,直至水完全沸腾,她才放心的舀进墙角的土缸中。那种小心谨慎的样子,如同面对一场战争。

 

看着我们疑惑的目光,母亲笑笑。“井水有杂质,也有细菌,如果不沉淀、不煮沸,就无法达到消毒和杀菌的目的,做出来的疙瘩不但容易变质,人吃了还会生病。”听着母亲的话,我惊讶万分,无论如何都无法将这样的言论和母亲联系在一起,必究对于一个从未上过学的农民,我实在想不出她是如何总结出这样的真理。

 

第二天,缸里的水完全凉透,控过水的疙瘩被渐次放进缸里。

 

大约一个月,添加了盐和其他佐料的疙瘩经过自然发酵,打开密封的缸口,一股淡淡的清香散发出来。这时候母亲就会捞出一颗,或切丝,或切片,稍微加工一下,一盘美味便在舌尖诞生了。然而在我记忆里,最难忘的还是爆炒,至今想起来都还垂涎三尺。只是那些年家庭困难,一般只有家里来客人才舍得炒两个菜,平时我们大多就是煮个汤,或凉拌一下。

 

母亲腌制的疙瘩,味正、口感好。几十年来竟成了全家人碗里必不可少的美味,即使后来日子越过越好,我们纷纷有了自己的工作,融入了大城市的繁华,但每每端起饭碗,记忆最深处跳跃的依然还是母亲腌的那缸芥菜疙瘩。

 

它是一道开胃菜,也像一块磁铁,无声地吸引着我,把母亲美丽而繁忙的身影,从青年到古稀,从当初一贫如洗到如今丰衣足的生活完整呈现了出来。吃一口,充满了踏实和爱,犹如母亲就在身边。

 

“拿回去记得放冰箱。”“腌制的东西,少吃一点,现在条件好了,要学会健康生活。”每次回家,母亲都会不停地嘱咐着。

 

如今,人到中年,细品之下,蓦然发现那些最美好的东西,其实一直都在心里,守着你,望着你。

 

就像母亲腌的芥菜疙瘩。

 

(作者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民族时报》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