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民族时报电子报     [ ]
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昆明普洱大理玉溪文山楚雄红河保山昭通西双版纳曲靖德宏丽江怒江迪庆临沧
  返回首页  
新闻民族时报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建设民族经济民族教育政策法规旅游云南
民风民俗理论研究民族医药法治建设宗教周刊特色云南民族体育宗教知识
  现在位置: 省内新闻
 
离婚路上被丈夫摔下桥的云南女子:14岁生下第一个孩子
作者:刘木木 来源: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2020/10/19

约半年前起,妻子翁明兰“性情大变”,并选择离家出走,这让其丈夫唐达松“活在痛苦当中”。他们协议离婚,但不久,被云南省妇联强烈谴责的“离婚途中丈夫抱摔妻子至高桥下”一案发生了。

 

翁明兰刚刚年满22周岁,却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她的大女儿已7岁半,算下来,生这个孩子时,她才刚满十四周岁。

 

像翁明兰这样,还未成年就认识了未来的丈夫并早早地怀孕生子,即便是在偏远农村也是一件有伤风俗之事。为此,其父曾一度把翁明兰关在黑屋子里,但唐家找上门来求亲。在现实面前,翁家妥协了。前年,她又生下第二个孩子。去年,翁明兰和唐达松领取了结婚证。

 

结婚证

 

但这样的婚姻终究难以善终。翁明兰称,在唐家近十年,她始终活在痛苦中,“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命运”。翁明兰的一名家属说,翁明兰接触到了网络,最终有了“意识觉醒”。

 

约半年前起,翁明兰“性情大变”,并选择离家出走,这让其丈夫唐达松“活在痛苦当中”。他们协议离婚,但不久,被云南省妇联强烈谴责的“离婚途中丈夫抱摔妻子至高桥下”一案发生了。

 

据云南彝良县警方通报:9月3日上午9点,翁明兰与唐达松前往县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途中,经彝良县角奎镇小河二桥时,二人发生争吵、抓扯,随即唐达松将翁明兰抱起丢下桥后离开现场。

 

10月16日,彝良县公安局新闻办告诉红星新闻,目前案件的调查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唐达松涉嫌的罪名为故意杀人罪。

 

离婚路上

 

云南省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2号住院部3楼塞满了病人,抵达翁明兰所住的三人间病房,需穿过一段拥挤而沉闷的过道。

 

仍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翁明兰

 

一个半月过去,翁明兰的神志已经清醒,但她话很少,与之对谈,能看出她依旧十分吃力。家人说,由于翁明兰身上多处骨折,若没有外力协助,她的自主翻身能力等同于零。

 

翁明兰苏醒后情绪极其低落,一度吵嚷着要放弃治疗。翁明兰的哥哥翁明东说,在彝良民间,翁明兰和唐达松之间的婚姻纠纷,在案发后流传着多个“言之凿凿”的第三者插足的版本,这让翁明兰难以接受,其心理状态近乎崩溃。

 

案发现场

 

翁明兰是在离婚的路上,被丈夫唐达松从县城的一座高桥上抱摔而下后受重伤的。一些案发现场的图片、视频广泛流传于彝良当地,当时,彝良县小河二桥下中部地带布满石块的一处裸露河床上,身穿白色上衣的翁明兰趴在地上昏迷不醒。

 

彝良县城地势逼仄狭小,洛泽河、小河二条河流交汇后,呈“人”字形穿城而过。小河二桥是彝良县行政中心通往主城区的重要通道,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桥桥高目测逾10米,附近无通道抵达案发地所在的河床。

 

案发地彝良县小河二桥

 

当地居民称,当前正值枯水季,如果在雨季,水深约五米。彝良县公安局新闻办介绍,当日接警后,民警系通过淌水的方式抵达案发现场,在着手侦破此案的同时,他们还配合医生,用担架将翁明兰抬出河床并送到了县城医院。

 

9月4日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创伤外科所作的《医院医疗证明书》显示,翁明兰“高处坠落致全身多处疼痛、急性、流血、活动障碍5小时”。

 

医院出具的医疗证明书

 

医院诊断翁明兰全身伤情为12项,包括全身多发复合伤、骨盆多发骨折、左侧踝关节开放性粉碎性骨折、腰椎多发横突骨折、多发肋骨骨折及全身多处外伤等。

 

肉眼可见的这些伤情中,最为触目惊心的是“左侧踝关节开放性粉碎性骨折”。案发图片显示,翁明兰的左脚脚踝生生折断,骨头穿透皮肉外露。尽管医生进行了缝针,但至9月底,此处伤口仍为开放状。

 

连接翁明兰左脚脚踝处的一根导管,至今仍在不停地在抽送暗红色的积液。“医生要求我们一有时间就帮她搬动这只脚,可这只脚还是不可避免地萎缩了。”翁明东说,妹妹能否站起来,现在还是未知数。

 

懵懂少女

 

跟唐达松认识时,翁明兰还是一个未成年的懵懂少女。

 

翁明兰的户口信息显示,翁明兰是彝良县角奎镇阿都村偏坡组人氏,生于1998年9月22日。唐达松的家人提供的户口信息则显示,唐达松出生于1990年9月10日,两人的大女儿馨馨生于2013年3月21日。

 

翁明兰身份证

 

案发后,翁家亲属肖某某,一直在为翁明兰奔波求助。“据这些信息可以推算,翁明兰在14岁半时就生了第一个孩子。这也就是说,唐达松在翁明兰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女孩时,就和她发生关系了。”肖某某指出。

 

唐家住离县城约8公里的角奎镇花桥村,唐达松的父亲唐发学称,翁明兰与唐达松认识时已经成年,“已经十五六岁了”。

 

唐发学说,儿子翁明兰的一个“老表”住在田坝村,当年翁明兰去这个村子玩时,恰好唐达松也在,于是两人就认识了。其称,当年翁家要6万元的彩礼,但唐家家境拮据,这笔彩礼钱最终未能出。

 

但翁家人称,翁明兰是被唐达松“诱骗”过去的。当年翁明兰的父亲仍在世,见女儿跟外村男性交往,翁父一怒之下将其关在家中黑屋数日。翁明东说,后唐家上门求亲,且翁明兰已经怀有身孕,在事实面前,翁家不得不妥协。

 

翁家的生活很艰难,为了让两个妹妹上学,翁明兰在初一时便和哥哥辍学了。但唐家的日子也很难过,翁明兰说,到唐家后数年,“我连给女儿买件衣服的钱都没有”。

 

唐达松用来谋生的三轮车,现已闲置

 

唐达松的哥哥唐达咪介绍,唐达松在县城以开三轮车谋生。彝良县有一个200多人的三轮车车主群,唐达松是群主。唐达松工作辛苦,常天一亮,就载着村里卖菜的农户入城,并没有固定的收入。

 

唐发学称,尽管家庭困难,但翁明兰在唐家过的却是轻松日子。唐家的庄稼地,多是他和大儿子操持,翁明兰只是做家务、带孩子罢了。

 

据他讲,唐家与翁明兰相处融洽,此前彼此间从未红脸过。但翁明东告诉红星新闻,妹妹翁明兰在唐家始终处于一种被欺凌的境况,她被“看得很紧”,尤其在金钱上,唐达松多有约束。

 

翁明东称,过去8年间,翁明兰唯一买给母亲的礼物是一双鞋,且特别交代“千万不要让唐达松知道了”。有一次唐达松到翁家,买了一箱36元的牛奶,翁家见其困难,将钱给了唐达松,他竟也“坦然地接了”。

 

仍躺在病床上的翁明兰告诉红星新闻,自进唐家起,其“自由”的讲话“不超过10句”,且有“干不完的家务活”,唐达松亦对她多有打骂,对此她“忍无可忍”。

 

翁明东说,翁明兰偶尔回家诉苦,翁家依据传统的做法,都是劝她回去好好带孩子,过好过日子,“毕竟,她都已经嫁出去了”。

 

无法证实的“奸情”

 

半年之前,唐家突然发现,翁明兰性情大变。

 

唐发学描述,这个二儿媳妇一夜之间变得“好吃懒做”,她不做饭,不洗碗,不管孩子,每天睡到日上三竿,“现在想想,从那个时候,可能就要出事情了”。

 

农历的5月12日(阳历7月4日),唐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当天,约凌晨两点,唐达松起夜,竟不见了妻子踪影。

 

“我们都不知道她去哪了,在村里到处找,怎么也找不到。到三点左右,回来一看,她又躺在床上了。”唐发学回忆称,当晚翁明兰“冷冷的脸色”,比以往更不一样了。

 

据唐达松事后在当地自媒体上发布的文章称,他怀疑,这个晚上妻子与嫂子的弟弟许某某有染。为证实猜想,他后来翻了翁明兰的购物信息,一些链接显示,翁明兰买了一些衣服和鞋子,而收件人是许某某。

 

唐达咪说,许某某老家更为偏远,故隔三差五就住在他家。在接下来四五天的时间里,翁明兰的手机被唐达松摔碎,唐达松在文章中承认他殴打了翁明兰。

 

仍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翁明兰

 

一天中午,唐发学从地里干活回家,发现二儿媳翁明兰不见了。唐发学称,担心翁明兰“寻死”,他们找遍了附近的河塘,并通报了翁家。不久翁家上门要人,双方为此还闹到了派出所。

 

在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里,翁明兰回过一趟娘家。翁明东说,妹妹此次回家要户口本,她打算办理身份证,然后去浙江打工。翁明东又劝了妹妹一次,“但这次她很决绝,我就不再劝了”。

 

唐达松闻讯后也赶到了翁家,据翁明东的另一个妹妹描述,唐达松与翁明兰“大吵了一架”,然后唐达松带着大女儿回了家,而翁明兰不知所踪。

 

唐达松在自媒体所发的自述贴中,除披露妻子“奸情”外,又称自己是“多么地爱妻子”。8月份,唐达松在抖音平台上密集地发布短视频,这些视频多是他和孩子的合影。其称,他“再苦再累也要带好孩子”。

 

肖某某称,事后她详细问过翁明兰是否与他人有染,翁明兰断然否认。翁明兰解释,许某某不会网络购物,故而她代为购买,仅此而已。翁明兰本人亦告诉红星新闻,唐达松这是在造谣,“是为了逼我回去”。彝良县公安局新闻办称,事后警方对当地的自媒体负责人提出了警告。

 

9月2日晚,翁明兰再次回到娘家。翁明兰的母亲童顺英记得,那晚女儿的话很少。翁明兰告诉母亲,她已经和唐达松“协议离婚”,双方已经商议好,唐达松负责养孩子,她每月出700元生活费至两个孩子满18周岁。她告诉母亲,她舍不得孩子,她外出打工挣钱,母亲可把孩子接来,替她多看看一下孩子。

 

第二天大清早,唐达松到翁家,他接了翁明兰,两人出发往县民政局而去。不久,凶残的“离婚途中丈夫抱摔妻子至高桥下”一案发生了。

 

抗争及觉醒

 

彝良县小河二桥上车来车往,尽管十月中旬的天气有些阴冷,但仍有闲散的市民在桥头逗留。

 

这起案件轰动了彝良县城,但人们目睹的,多是案发后的经过。翁明兰称,当日在被抱摔下高桥前,她还遭到了唐达松的殴打。

 

10月16日,彝良县公安局新闻办告诉红星新闻,唐达松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捕,目前案件的调查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当地市民拍摄的视频显示,唐达松指认现场时号啕大哭。

 

 

 

彝良县公安局新闻办就本案发布的《警情通报》中附带的短评称,家庭本是最能依赖的港湾,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不同,不管关系多么恶劣,亲情多少疏离,毕竟血浓于水,应多一些宽容和理解。不管到什么境地,都不能采取过激的方式伤害对方,否则将把对方和自己都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肖某某告诉红星新闻,是唐达松的压迫,迫使翁明兰走到提出离婚这条道路上来的。她指出,根据第一个孩子的年龄推断,唐达松与当年还未满14周岁的翁明兰发生了性关系,是否可以依照强奸罪来惩处?肖某某就此还咨询了律师朋友,了解到与不满14周岁的女孩发生性关系,不论女孩是否同意,都构成强奸罪。

 

肖某某说,在多次聊天中翁明兰告诉她,她年幼无知,故而到了唐家。到二十岁,她接触到了网络,明白生活和命运不该如此,是以有了一种“意识上的觉醒”,并为此而抗争。此外,肖某某还称,翁明兰筹措到的医疗费已经用尽,希望社会各界能施以援手。

 

9月4日,云南省妇联就此案发表声明,称对此事件高度关注,对唐达松残忍伤害妻子的恶劣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并坚决反对一切形式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坚决支持司法机关依法严惩犯罪嫌疑人。

 

翁明东说,案发后昭通妇联、民政、扶贫等多部门给予了妹妹慰问和资助,对此翁家深为感激。他说,

 

目前自己的主要精力,是帮助妹妹早点站起来。

 

翁明东还表示,唐达松在网帖中所指控的妹妹与他人有染的“事实”毫无依据,许某某本人亦断然否认,但已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这是唐达松对妹妹的名誉侵权,对此翁家保留追求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唐家也陷入深渊里,“儿子被抓了,儿媳妇躺在医院里,我们一家一下就散了。”唐发学说,当下是摘花椒的季节,但他完全没有干活的心思。他说,尽管遭此劫难,但他未来仍视翁明兰为儿媳,“哪怕她瘫痪了只要她回来,我们也愿意养着她”。

 

对此翁明东说,唐家这是在“痴心妄想”,他这个可怜的妹妹,是断不可能再去唐家了。

 

(红星新闻  记者 刘木木)

 
 
 
综合推荐
       
 
·
·
·
·
·
·
·
·
·
·
·
·
 
 
订报热线:0871-64158108 64148683 联系地址:新闻路337号云南日报大楼
Copyright @ 2015-2016 民族时报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16005202号-1